<progress id="pp5lp"><noframes id="pp5lp"><progress id="pp5lp"></progress>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video></span>
<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span id="pp5lp"></span></video></span>
<th id="pp5lp"></th>
<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
<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

切換語言:

打造醫藥健康產業創新型領軍企業

新聞中心

Tel:86 533-5414988
jcpc@jinchengpharm.com

新聞中心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觀察 | 專訪金城醫藥趙葉青:用“合成生物學”創造新未來
發布時間:2022-08-12

金城醫藥集團董事長趙葉青

 

文/劉亞杰

 

“進入終端制劑領域以后,公司馬上迎來了行業的巨變,而且變革之深、范圍之廣可謂天翻地覆。”談到轉型,金城醫藥董事長趙葉青的思緒回到2014年。

為實現從醫藥化工向制藥全產業鏈的提質轉軌,金城醫藥開始了一系列布局,先后在北、上、廣三地,收購成立泰爾制藥、素智藥業、金素制藥三家制劑生產企業。彼時,醫藥行業正迎來“兩票制”、醫??刭M、國家“4+7”藥品帶量采購試點等全新變量。企業出圈與行業波動攪在一起,用“天翻地覆”來形容并不過分。

轉型后,一條具備“中間體+原料藥+制劑”的一體化制藥全產業鏈徹底打通,擁有化學合成與生物合成“雙合成”平臺的金城醫藥,完成了這次淬煉式的精進。

“這個不難。”談起之前的轉型與未來的深化發展,趙葉青常把這四個字掛在嘴邊。多年深耕鑄就的化工傳統優勢和合成生物學技術儲備,已經讓金城醫藥在多個細分領域耕耘出多款單品“隱形冠軍”。轉型有了底氣。

未來,夯實原料藥及中間體基礎優勢,打造金城未來發展的核心——原料藥,加快拓展金城醫藥未來發展龍頭的終端制劑,探索CDMO/CMO服務模式商機,釋放“提取+合成煙堿業務”潛力,金城醫藥的轉型并未止步,其縱向躍進之深、橫向跨度之廣,不亞于2014年的眾多挑戰。

立足“大醫藥”聚焦主業、拓展“大健康”聚力創新,金城醫藥沿著清晰的產業定位,依靠持續創新完成轉型,在趙葉青看來,順應未來市場需要的轉型,不再是“沙中建塔”,而是在堅實的基礎上崛起九層之臺。

發力“雙平臺”

“轉型”意味著路徑選擇,“創新”對應著突破軌跡。明確了方向,剩下的就是方式方法。對金城醫藥而言,這是決定命運的一步。

一直以來,金城醫藥以高效管理、業務規模、技術創新、化工產能等傳統TO B能力見長。照此發展,企業將會成為大工業流程中,一個足夠重要、卻缺少想象空間的小產業。

這顯然不是趙葉青期待的結果。在拓展生物醫藥板塊,提升終端能力,向制藥行業深入探索的時候,金城醫藥的主戰場早已超越過往。

“我們基于一整套平臺技術,可以集成化學合成與生物合成的‘雙合成’能力,在持續夯實化學原料藥、生物原料藥兩大‘ 發展核心’的基礎上,為很多行業服務。”趙葉青表示,將兩大學科的發展集中到金城醫藥的平臺,以制藥為核心主業強基擴土,成為金城醫藥篤定的戰略發展方向。

如今,金城醫藥已將自己作為“實驗田”,通過“雙平臺”優勢完成內生煥新。

過去,由于中間體4-AA需要在高溫高壓環境中完成化學催化難度大,廣泛應用于臨床重癥治療的培南類抗感染藥物,難以大規模工業化生產;如今,金城醫藥通過生物合成技術,在生物酶的關鍵氨基酸位點進行生物信息學分析和基因工程改造,構建了高密度發酵工藝和高效的酶催化反應體系,讓培養過程具備反應條件溫和、成本低、污染小、可大規模生產等優勢。

正是借助獨具特色的“雙合成”平臺優勢,金城醫藥走出了一條“合成生物學”與“化學合成”相互輔佐,互為補充的創新發展之路:不僅優化傳統化學合成的工藝流程,降低規模生產的技術門檻與成本,還減少70%的廢棄物排放,完成“綠色創新發展”模式的探索與升級。

截至2022年6月,金城醫藥已完成4-AA生產線工藝貫通。這是繼2021年煙堿產品后,又一個“生物酶催化+化學合成”產品的高質量落地。目前,金城醫藥已建成300t/年的4-AA示范生產線,達產后實現新增銷售收入數億元以上。

“發展合成生物學周期會比較長,一旦成功就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趙葉青表示,明確了合成生物學的發展方向,金城醫藥正在加快積累自有知識產權的酶庫、基因操作原件、編輯技術、底盤微生物等合成生物學的平臺資源,持續打造和完善公司合成生物學研發及產業化平臺。

這些年,在趙葉青主導下,金城醫藥不斷強化“雙平臺”的技術優勢。早在2020年11月,已在生物發酵產業化平臺的基礎上,成立包含9名博士、21名碩士的研發團隊,并聯合山東理工大學、華東理工大學、浙江大學、江南大學、中科院天津微生物所等高校和科研院所,共同推動合成生物學研發平臺建設。

如此看來,“雙平臺”優勢不同于儲備明星產品,只能在短期內釋放商業價值;而是融入未來醫藥行業發展的創新“生產工具”,能夠將成功經驗不斷復制。于此,無論拓展CMO/CDOM還是打造原料藥內核、推動產品創新,金城醫藥都有了非常理想的“抓手”。

“合成生物學能夠基于化工、兼顧醫藥,同時增加更多可能性。”趙葉青說。

擁抱大健康時代

補充免疫系統功效的谷胱甘肽、提升抗氧化作用的蝦青素,以及修復肝功能的腺苷蛋氨酸……這些產品背后,都能在“大健康”概念中找到交集,這顯然不是巧合。

根據《“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升人民健康水平已經成為國家重要發展戰略。為此,圍繞健康的消費趨勢——消費醫療、健康檢測、營養補劑、未來食品、功能飲料……眾多全新品類不斷涌現,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日益增長的迫切需求。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國內營養品市場規模已超過2600億元,膳食補充劑及維生素產品占比達到70%,18-35歲年齡段消費者占比達到83.7%。

簡單三組數據,能夠粗略描繪出大健康時代的重要特征: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消費者正在建立“治未病”的消費理念;不過市場中提供的產品集中度過高,需要投入更多精力研究市場挖掘機會,開發更加豐富的產品滿足多樣化需求。

這樣看來,主動擁抱“大健康”時代,非常符合金城醫藥的價值觀:依托發酵類原料藥和生物活性產品,金城醫藥有能力開拓人類保健及動植物健康等廣闊的領域。

這一切還是基于關鍵醫藥中間體和特色原料藥的基礎,是醫藥的專業能力向大健康市場發起的一場“降維攻擊”。

“我們的谷胱甘肽菌種在成本實現、質量水平上有著較大的優勢。”趙葉青以谷胱甘肽為例,該產品原本臨床用于各類肝損傷的輔助治療,已成為金城醫藥拳頭產品;進入全新的領域,其抗氧化、美白、提高免疫力作用可廣泛應用于保健品和化妝品、動植物健康等領域。

趙葉青表示,金城醫藥計劃與更多外部團隊合作,加快谷胱甘肽在大健康領域的推廣銷售,從而形成新的增長曲線。

同樣的情況在煙堿產品中也能得到體現。不久前,金城醫藥發布公告表示,全資子公司金城醫化收到國家煙草專賣局下發的煙草專賣許可證準予許可決定書,取得國內第一批煙堿許可證,獲得煙堿生產資格。

輿論普遍認為,經過規范后的電子煙市場,將會成為金城醫藥新的業績增長點;不過趙葉青認為,國際上有企業生產戒煙用相關產品以及其他新消費領域,在追求健康生活的時代同樣有很大市場,金城醫藥也將借助“雙合成”優勢, 為煙草減害化做出一家醫藥企業的貢獻。

2021年,全球對煙堿需求量約1000噸/年,金城醫藥提供200噸/年的產能。不過無論哪種形式,金城醫藥都能推出滿足需求的產品。借助創新性酶催化技術,人工合成煙堿的技術壁壘已經被攻破,其煙堿純度可以達到99.7%。

借助“雙平臺”的支撐,金城醫藥在醫藥領域持續鞏固主業發展的戰略指引下,成功孵化腺苷蛋氨酸原料藥,并加速腺苷制劑申報,且在抗感染、抗病毒、慢病等治療領域持續發力布局多款原料藥與制劑管線,同時積極探索用合成生物學開發可供糖尿病患者食用的新一代甜味劑等更多具備廣闊的應用場景的“健康”產品,進一步拓展新的大健康應用場景和市場。當然,那不過是再一次的“技術下沉”而已。

“只要持續聚焦、聚合、聚力,這個并不難。”趙葉青表示。

隱形冠軍的“底牌”

對醫藥企業而言,當前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說它“好”不難理解。隨便翻看行業數據,就能找到藥企發揮價值的空間:參考公開統計數據,2021年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數量已經達到26736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的18.9%。

按照國際公認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維持10-20%之間,中國已經符合“輕度老齡化階段”標準。對健康和養生的訴求,隨之逐步成為社會熱門話題,從而構成醫藥行業快速成長的底層動力。

不久前,東吳證券發布公告印證了這一點:2021年醫藥行業累計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分別達到20.1%與77.9%;2022年一季度維持增速,對應增速分別達到21%與44.1%。

至于“壞”同樣說得通。面對均等的機會,企業之間形成巨大的競爭壓力。要知道,2021年底中國醫藥制造企業數為8337家;中小型企業數量居多,優勝劣汰正集中于此。

“集采加劇了藥企集中度。”趙葉青對當前的行業形勢認知非常清醒:主客觀因素共同決定,藥企必須面對前所未見的變量因素。越是有積淀,構筑原料藥+制劑一體化優勢,確保在動蕩中巋然不動,越是能夠掌握發展的主動權。

趙葉青表示,金城醫藥始終聚焦高端醫化產品、高門檻特色原料藥和合成生物學產品、高水平仿制藥和改良型創新藥——金城醫藥不準備在低水平的復制上原地踏步,而是要畢其功于“創新”,打造創新性、品牌化、精益型的醫藥健康企業。

支撐他做出這些戰略決策,正是多年以來不斷優化升級的產品“護城河”。

從歷史發展的角度,金城醫藥的第一張“王牌”,是頭孢類醫藥中間體產品。經過多年發展,產品已輻射全球超過30個國家和地區,市場占有率超過50%,培育了AE-活性酯、頭孢克肟側鏈活性酯兩個頭孢類醫藥中間體“國家工信部制造業單項冠軍產品”和多個“隱形冠軍”,是當之無愧的行業龍頭。

參考新思界產業研究中心發布《2022-2026年中國頭孢菌素類抗生素藥市場分析可行性研究報告》,2021年全球頭孢菌素市場規模約13.8億美元,預計2022-2026年將穩定在13億美元規模以上。頭孢市場的穩定表現,成為其平穩發展的“壓艙石”。

對金城醫藥而言,“第一張”已經不是“最具代表性”的王牌。2009年進入生物特色原料藥市場,金城醫藥已經深耕十余年時間,推出谷胱甘肽、腺苷系列產品。目前,全球市場占有率近70%。

在“實業+資本”雙輪驅動的效應下,金城醫藥還在豐富終端制劑生產能力,膠囊、片劑、乳膏等多種產品,現在制劑產品12.29億元的收入,占公司收入39.16%,已成為占比增長最快的板塊。

經過多年積累,金城醫藥已發展成為全球領先的頭孢類側鏈中間體生產科研基地,以及合成生物學原料藥谷胱甘肽、腺苷蛋氨酸供應商,國內知名抗感染及婦科??扑幬锷a商,擁有國內較豐富的頭孢抗菌素及婦科全生命周期系列產品。

截至目前,金城醫藥與全球上百家制藥企業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為全球30多個國家和地區及國內3000多家醫療機構、連鎖藥店提供醫藥健康產品。

2022年,放眼國內醫藥行業與投資,投資界喊出了“生物造萬物”的口號,頂級醫藥資本皆曾領投合成生物學項目。其中,高瓴曾在四天內宣布了三起相關投資。

無疑,投資熱潮之下,一批“新貴“將會誕生。然而,在政策、資本、市場的歷練下,能留下來的畢竟是少數,唯有技術積累豐富、產能有保障且擁有穩定創新投入者,方能在大浪淘沙后基業長青。

                     轉自2022年8月11日《財經》雜志

關注我們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
<progress id="pp5lp"><noframes id="pp5lp"><progress id="pp5lp"></progress>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video></span>
<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span id="pp5lp"></span></video></span>
<th id="pp5lp"></th>
<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
<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