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pp5lp"><noframes id="pp5lp"><progress id="pp5lp"></progress>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video></span>
<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span id="pp5lp"></span></video></span>
<th id="pp5lp"></th>
<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
<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

切換語言:

打造醫藥健康產業創新型領軍企業

新聞中心

Tel:86 533-5414988
jcpc@jinchengpharm.com

新聞中心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方向、壁壘、價值,金城醫藥三問 | 對話金城醫藥趙葉青
發布時間:2022-08-16

文/嚴睿

如果只從一個切面觀察,其實很難概括金城醫藥(300233.SZ)到底是一家什么樣的上市公司。

從公開信息當中,你能檢索到金城醫藥的各種概念標簽:從原料藥、中間體到新型煙草,從抗生素、終端制劑到營養保健品,從醫藥化工、合成生物學到環保工程……

在很多券商研究和投資機構眼中,“四不像”的金城醫藥或許只是一家頗有他心的醫藥化工企業。

于是,找不出些許能在資本市場引發共鳴的“亮點”的金城醫藥,躊躇在百億市值的門檻上。

但對于董事長趙葉青而言,金城醫藥是一家從化工行業轉型橫跨到醫藥健康產業領域的正兒八經的醫藥企業,這個基本定位對金城醫藥非常重要。

恰是因為進入了醫藥企業的序列,金城醫藥的綜合能力才得以大幅度的提升;恰是外界看來像“拆盲盒”一樣的找方向,才使得金城醫藥解鎖了更多的潛能。

當然,作為創業板上市公司的董事長,趙葉青也會有市值焦慮,但他更清楚企業的成長選擇和近四千員工的出路,才是一切的根本。

得尋找新的可能,得拼出個升天,得對得起努力奔忙的員工,得回報相信金城醫藥能持續成長的股東。

當《多肽鏈》以最近的距離去了解這家創業板上市公司的時候,發現努力求存于市場的金城醫藥遠比我們預想的要寶藏很多。

壹|方向

兩個平臺架起成長支點

趙葉青沒有料到,醫藥行業天翻地覆的巨變,會來得如此之快。

2016年前后,掌門人趙葉青親自主導的三筆醫藥公司資產的并購在注入上市公司后,金城醫藥終于有了真正意義上的醫藥終端產品,不再僅僅是提供原料和中間體的醫藥化工企業。

然而,當初艷慕醫藥行業高利潤率的趙葉青,卻很快感受到了醫藥行業的風向轉變。政策面一系列舉措的出臺,完全重塑了整個醫藥行業的市場規則與格局。

“進入制藥行業對金城醫藥的提升是不能用經濟回報來衡量的。”趙葉青并沒有因醫藥行業驟變而悔于進入。

成為真正的制藥企業給金城醫藥帶來的提升與改變,是很難定量分析“回報”的。

于外部認知上,制藥企業與化工企業或者生物發酵企業相比,在品牌上就是一種升維;于內部管理上,制藥企業的質量體系之嚴苛,也是精細化工企業無法比擬的。

“現在,我們的中間體都是參照藥品的生產標準”,趙葉青認為這種體系化的提升對于金城醫藥最核心的產業能力,影響深遠。

至于醫藥行業競爭格局,趙葉青早有清醒認識:傳統化學制藥發展空間已所剩無幾,生物藥也是競者蕓蕓,這兩個方向金城醫藥都需要高水平、高質量切入,才能避免重復投資、卷入內卷。

金城醫藥最有競爭力的地方還是在行業上游的這條主線上,以原料藥、中間體制備合成為支撐發展醫藥和大健康產品,這個戰略定位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很清晰的。

順著這個戰略定位,持續夯實研發端與生產端的能力,趙葉青在過去三年里牽引金城醫藥向CMO\CDMO快速滲透,以提升金城醫藥在原料藥、中間體的傳統優勢領域的服務能力。

并非是看到CMO\CDMO這幾年竄紅,金城醫藥才來蹭熱度。其實趙葉青早在十年前就在做這一步的儲備,因為除了出現顛覆性技術外,醫藥中間體的市場也很難挖掘出多大的增量了。

“畢竟我們是一個重視技術的企業,也有著相當長時間的技術積累,除了推我們自己設計的產品外,我們還要通過服務滿足客制化的精準需求。”

金城醫藥董事長趙葉青(右三):化學和生物兩個技術平臺架起金城醫藥成長支點

最初培育中間體的過程和發展CMO\CDMO這種定制化的技術服務很相似。趙葉青認為這個領域還有空間,并且CMO\CDMO不僅服務的是醫藥行業,在其他產業領域也存在增量需求。

疫情這兩年,金城醫藥在CMO\CDMO領域有所突破,拿到了一些訂單,但比訂單更重要的是公司經營理念的轉變。

“以前是閉門造車,產品中試前基本上沒有清晰的市場目標,談何擁抱市場、擁抱客戶?”從生產型企業轉型技術服務、產品服務型企業,這是趙葉青看到CMO\CDMO方向給金城醫藥帶來的最重要改變。

但CMO\CDMO這還不足夠撐起金城醫藥更長遠的成長空間。

金城醫藥在“化學”和“生物”兩大平臺技術的日積月累,也讓趙葉青找到了另一個可能性——合成生物學(synthetic biology)。

合成生物學是通過對生命運作過程的掌握,利用分子生物學、基因組學、信息和工程技術等多學科技術交融,重塑一種具有特定生理功能的生物體系,使其能處理信息、制造材料、產生能源、提供食物、生產藥物、增進健康、改善環境等,甚至人造生命。

理論上講,萬物皆可合成。因此,合成生物學是近十年來發展最為神速的新興技術領域之一。

而基于發酵、酶催化以及化學合成法,在國內唯一獲得煙堿(尼古?。┖铣煞疤崛》p資質的企業,金城醫藥目前已是全球煙堿領域的龍頭級企業。

這正是趙葉青說的化學、生物兩個平臺技術交融成果的典型體現,也是他篤信合成生物學能夠支撐起金城醫藥未來成長的原點。

貳|壁壘

產業化是最強競爭力

“在專注醫藥的同時,努力增加(金城醫藥)更多的可能性。”

亦如發展CMO\CDMO的邏輯一樣,立足大醫藥,拓展大健康,是趙葉青給金城醫藥定下的發展框架。

在過去很多年里,頭孢抗生素中間體、谷胱甘肽和腺苷,金城醫藥都做到了全球細分市場的單項冠軍,而后兩者是金城醫藥在合成生物學領域很有可能產出超級單品的大品類。

比如谷胱甘肽在藥物開發上,不僅廣泛應用在肝炎、溶血病、腫瘤、角膜炎、白內障等疾病的臨床治療,甚至還被發現有抑制相關病毒的功能;作為人體內重要的抗氧化劑的特性,谷胱甘肽能夠清除掉人體內的自由基,因此被作為增強免疫力、延緩衰老、美白的食品添加劑、保健品、醫美產品的重要基料,此外還被應用在動植物養殖領域。

除了藥品之外,谷胱甘肽應用范圍所橫跨的領域,幾乎每一個都是比制藥更龐大的產業。

如果能在終端產品上出現千噸、萬噸級超級單品,這對全球谷胱甘肽最大原料供應商的金城醫藥,無疑將是持續成長的巨大動能。

“依托優勢原料向終端制劑延伸,只要有超強產品力的產品,我們終端的品牌才更有競爭力。”趙葉青明白終端產品和市場品牌的重要性,所以金城醫藥前些年就推出了谷胱甘肽的保健品,還拿到了兩個“藍帽子”。

在另一個做到了全球最大的原料腺苷蛋氨酸上,趙葉青的思路亦是依托優勢原料去往下游開拓終端制劑的市場。

實際上,在合成生物學領域,金城醫藥還存有更多類似谷胱甘肽、腺苷、煙堿這樣的品類機會,一旦出現“爆款”的終端產品,提升金城醫藥品牌的公眾認知度自然是水到渠成。

不過,這個當下迅速升溫的產業領域,也正在吸引大量入局者。亦如華熙生物董事長趙燕所言:合成生物是應對未來不確定性最確定的科學技術。

華熙生物(688363.SH)、安琪酵母(600298.SH)、華東醫藥(000963.SH)、華恒生物(688639.SH)等一長串上市公司都明確表示錨定合成生物學,將其視作未來發展的主要方向。

那么金城醫藥在合成生物領域的比較優勢又在哪里?這是趙葉青面對市場必然要直面回答的一個重要問題。

“我們的比較優勢還是來自于產業化的能力與經驗。”回到“服務”這個角色的定位上,趙葉青認為金城醫藥需要在生產端拉長長板,并在研發端不斷突破。

今年初,金城醫藥獲得了另一家CMO\CDMO企業的新冠特效藥物中間體的訂單。趙葉青之所以說在CMO\CDMO領域金城醫藥還有空間,就是基于金城醫藥擁有“化學合成”+“生物合成”雙合成技術平臺及在生產端構建的競爭優勢,能夠嵌合合作伙伴和客戶方的產業化需求。

合成生物領域的產業化能力建設,金城醫藥早在2009年起就已經開始打造。

從引進菌種到改良菌種,其發酵工程早已成型,而引入制藥的生產標準和質量體系,相當于升維了金城醫藥在這一領域的產業化能力。

在確定合成生物學作為金城醫藥戰略方向之后,趙葉青決意向產業上游做延伸,將“細胞工廠”的工程學與上游的基因組學等生命科學“銜接”起來,如此不僅要制造生產細胞,還得能設計創造細胞。

“不僅要制造生產細胞,還得能設計創造細胞。”

畢竟,合成生物學是一個高技術含量的交叉學科,金城醫藥還要持續進行菌種改造、細胞工廠設計、流程工藝提升等一系列的課題,最終讓產業能力變成金城醫藥最優勢競爭力。

同時,在這一過程中,金城醫藥的合成生物及酶催化等技術在醫藥化工環保方面的應用,這兩年也取得了突破式的進展,這為上市公司又打開了“一扇窗”。

以綠色化工為切入點,為傳統化工行業提供升級改造服務,也是個不錯的產業方向。

叁|價值

到底給市場看什么?

判斷一家公司的價值,可以有很多的分析工具。但無論什么樣的方法論,其實都不如企業運營者對市場的每一步“丈量”,來的貼切。

主營收入大部分來自To B業務的金城醫藥有時候很吃虧,無論是機構投資者還是公眾投資者,對于這家公司的價值判斷很容易停留在有限的公開信息中。

二級市場的邏輯有時候就是這么“勢利”,To C的企業更容易被市場推升價值。

愛美客、華熙生物這樣的“終端型”公司,10億的利潤就能支撐起超千億的市值,這卻是原料型企業難以想象的事。

終端品牌的影響力,不但能帶給企業巨大的商業利潤,還能在股票市場獲得更強的再融資能力。

收購醫藥公司資產也好,做保健品也罷,趙葉青無非是想在終端產品上能夠架設起金城醫藥的品牌支點,但他亦明白要做出市場號召力強大的終端品牌,并不容易,金城醫藥似乎缺乏這樣的基因?

“我更適合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趙葉青補充說:“日本公司堅守主業、堅持市場定位的做法,對我們影響很大。”

金城醫藥更適合做的還是以上中游開發制造為主,趙葉青向《多肽鏈》表示,在合成生物學領域,金城醫藥的“王炸組合”就是國內頂尖的科研團隊與頂級的智能發酵工廠。

華東理工大學魯華生物技術研究所所長、生物化工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魏東芝去過很多生物發酵企業,唯獨對金城醫藥發酵工廠的智能化改造應用格外贊賞有加。

這即是金城醫藥能夠“嫁接”到國內一線合成生物學技術的重要原因,也是趙葉青的“底牌”所在。

金城醫藥擁有“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國家綜合性新藥研發技術大平臺”3個國家級科研平臺。

盡管研發制造端的“王炸組合”不一定能在終端市場或者股票市場帶來顯著的影響力抬升,但我們絕不能忽視其根本性價值。

回想新冠疫情大爆發,全球都被摁下暫停鍵時,為什么只有中國能源源不斷大規模輸出產品?不就是因為我們有超級強悍的研發制造和供應鏈能力嗎。

大部分時候,二級市場更樂道于“創新”或者“營銷”帶來的價值,產業化所創造的價值卻總是被投資者低估。

“論分離純化這些工程技術,我們可能沒有漂亮的論文,沒有申請多少專利,講不出動人故事,但在現實結果中我們卻能創造壁壘,同樣的菌種我們能夠做出更高質量的產品”,從企業家視角,趙葉青希望金城醫藥的產業化能力也能夠獲得外界的價值認同。

當然,最終市場競爭比拼的是企業研產銷的“系統性競爭力”,所以相對成熟和均衡的企業容易取得成功,趙葉青認為金城醫藥“符合這個標準”,而且近幾年,他說的最多的就是:研產供銷一體化。

未來合成生物領域要成功培育十億、幾十億市場體量的產品,市場營銷能力同樣至關重要。

當然趙葉青不會丟掉金城醫藥下游終端營銷能力建設,只不過方式上會多元化——比如與終端品牌企業做“優勢互補”的品牌組合合作。

“我們內部有個市場定位的共識:在藥品、保健品的‘人用市場’還要努力創造自己的牌子;在動植物應用市場,我們會采取合作的方式做終端。”趙葉青說。

本文轉自2022年8月15日《多肽鏈》

 

關注我們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
<progress id="pp5lp"><noframes id="pp5lp"><progress id="pp5lp"></progress>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video></span>
<span id="pp5lp"><video id="pp5lp"><span id="pp5lp"></span></video></span>
<th id="pp5lp"></th>
<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
<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span id="pp5lp"><noframes id="pp5lp">
<th id="pp5lp"></th><th id="pp5lp"><noframes id="pp5lp"><span id="pp5lp"></span>